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启明《柒熙家族办公室SICC》创始人

《柒熙柒浪资金理论》发明人兼掌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柒熙国际资本SICC Secen internationl capital city 擅长研究、追踪长期走牛的公司, 价值、高成长投资派、价值投资探索者、独创柒熙七浪资金理论,股票阻击柒浪。 标的A、H、N股。核心理论:1/价值成长,公司转折点与柒熙柒浪的结合。2/市场资金系列-资金博弈流、筹码控盘度值及筹码稳定值、ZL资金指数研究。3/指数柒熙浪理论系统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索罗斯基金曾经的二号人物Druckenmiller谈投资心得  

2014-11-30 17:21:08|  分类: 金融大鳄名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索罗斯基金曾经的二号人物Druckenmiller谈投资心得

2014-05-06 转载 CNHEDGE对冲
索罗斯基金曾经的二号人物Druckenmiller谈投资心得 - 柒熙资本-张启明 - 张启明《柒熙波浪理论》掌门人

请点击标题下方"CNHEDGE对冲"关注我们


Hugo Scott-Gall:在你看来,在中国投资最难以掌控的风险是什么?
Stan Druckenmiller:中国信贷增长的同时GDP增速却在下滑,这是一个问题。我认为,这是2009-2011年的刺激政策正在带来的负面效果。我理解,当时中国必须做的是给企业和私营部门提供资金支持,但如果通过地方政府投资平台的渠道注入资金,那么可能说比做还容易。我是一个市场的信奉者。 几个领导人闭门开会,决定如何分配资本,这和我一直以来信奉的东西相矛盾。不仅因为他们不善于配置资本,这样操作还需要解决缺乏明确产权和腐败问题。从本 质上说,2008年年末所有中国推出的疯狂的刺激计划,给未来经济播下了增长放缓的种子,因为这些刺激计划挤走了更多的生产性投资。现在,这个经济系统已经累计了巨大的杠杆,加上严重的资源错配,足以带来发生金融危机的风险,但我认为,具体的发生时间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。从2009年以来,我在中国看到的情况和2005年美国发生的情况是类似的,它们的信贷增速都要快于经济的增速。
我认为,中国人口老年化问题要比人们想到的严重。最早在2016年,人口老年化带来的问题应该就会变得非常明显。
还要注意的是,如果中国进一步壮大和发展,中国将需要与更具创造力的韩国和更具竞争力的日本竞争。以今天的汇率水平考虑,我不认为中国有能力这样做。我认为,生产效率也是一个关键问题。这可能是美国一直这么支持安倍经济学的原因之一。
人们提到,缺乏基建配套是一个制约性因素。但当我去了中国,看起来他们拥有大量的基建配套。我看见在一些空城里有昂贵的公寓,预期将有3亿中国农村人口将会迁移到这里。我认为这是非常不平衡的。没有国家投资占GDP的比重会高达47%。日本和韩国的峰值也就是36-38%,所以我认为,在中国的一些地区,产能远远超过需求。

Hugo Scott-Gall:如果中国放缓其固定资产投资,这会对其大众商品需求和大宗商品价格造成冲击吗?
Stan Druckenmiller:当我在1976年开始工作,我的导师就告诉我,当现金流上升,股市就会上涨。 但在90%的时间里,大宗商品的价格是由开采成本所主导的。长期来说,技术的发展会使开采成本更低,这会压低成本曲线,进而压低商品价格。然而,这个理论 并没有奏效,如果我在过去的几十年跟从这个投资建议,那么我现在就有大麻烦了。
大约在5年前,我选择支持油价峰值理论。但那时候,页岩油和页岩开采技术的出现,提醒了我记起了我的老导师35年前说过的话。现在我开始认为,页岩油供应持续增长对油价的影响,并没有中国经济增速下滑带来的影响来得大。我认为,中国投资的大幅上升使中国经济经历了10年畸形增长,相比之下,过去两年中国经济的表现更为正常和具有代表性。
我的确认为,中国正在认真对待其经济结构的再平衡,这意味着基础建设投资将继续下滑。全球的商品供应曾经大幅增加,以应对中国政府2009-2011年推出的刺激计划,在我看来,这是大宗商品供货商对未来形势的一次巨大误判。所以,这对商品价格不是好事。那么你需要的是创新。铁矿石和铜的开采能出现技术改进吗,就像能源的页岩革命一样?我估计是会的。
如果你关注粮食生产,会发现现在已经有耐旱和耐疾病的种植技术。当然,供求关系的变化仍会导致粮食价格上涨,但粮食供应技术的影响要远大于你的想象。另一方面,中国动用了越来越多的耕地去建设城市,而且中国还存在严重的水问题。

Hugo Scott-Gall:你认为,我们低估了创新在解决全球增长制约性因素上的作用?
Stan Druckenmiller:即使把最近的技术进步放在一起,我认为这都只是表面的创新而已。我们仍没看到一半的重大新技术用于实际应用。这些技术的成本将会降低,无论是机器人或无人驾驶汽车。这都会大幅促进生产效率的发展。
然而,技术带来的生产效率发展也有负面影响。新技术可能改善了生产效率,却以牺牲工作岗位为代价。我认为,新技术对制造业岗位的影响是很容易被忽视的,因为服务业部门的工作岗位会大幅增加。但是,现在新技术的使用已经在冲击服务业部门了。 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点。最近我开始猜测,未来20年,无人驾驶技术可能抹杀所有卡车司机的工作岗位,我的投资者听众发出不信的嘘声。几天后,我向一位硅 谷高新技术企业CEO提出这个观点,他的回应正好是相反的。他的观点是,技术驱动的生产效率发展带来的问题是,其带来的好处将被范围越来越小、越来越狭隘 的集团分享。计算机工程师与更广泛的民众相比,已经就从计算机技术和互联网技术发展中获得了更多的好处。
关于技术和自动化对投资的影响,也可能得到类似的结论。我相信,优秀投资者获得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的智商高,而是因为他们有一套投资纪律。但是,纪律比机器多了什么呢?一台有优秀分析能力的机器可能令很多一般的投资者失业,而只剩下真正优秀具有非凡直觉和技能的人类投资者。当机器真的开始担任 投资的工作,将会发生什么呢?市场真的会变得更有效吗?系统间会存在为了淘汰对手的竞争吗?这一切的发展都是令人沮丧的,因为一旦机器开始承担越来越多的 工作,剩下人类能干的工作就不多了。
如果机器可以把一切干好,包括高效地配置资本和资源,那么这能压制通胀,摆脱贫穷吗?我不知道。如果你翻看人类行为的历史,就会觉得很难对这些事情保持过分的乐观。总之,我不认为机器人和自动化程度的提高,可以制造一个乌托邦式的世界,就像我50年前还是小孩所想象的一样。

Hugo Scott-Gall:如果把工作岗位减少的前景和人口老年化一起看,这对很多经济体来说,不是很好的事情吗?
Stan Druckenmiller:除了印度,大部分其它的主要经济体已经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人口结构恶化。这对美 国来说也是个大问题,特别是美国(还包括日本)这样的经济体,财政赤字规模相对于其它国家来说更大。总之,我不认为机器人和自动化程度的提高,可以制造一 个乌托邦式的世界,就像我50年前还是小孩所想象的一样。
你可以通过一些不同的方式看待美国的负债存量。美国官方公布的负债总额可能是11万亿美元,但如果你把美联储购买的美债也加在一起(理应这么做),那么美国联邦政府的负债规模将接近16万亿美元。另 一个更好衡量美国负债水平的方法是,把一些表外负债也加进去。Laurence Kotlikoff——在代际核算领域最顶尖的经济学家之一,估计包括美国政府向年老公民的承诺,并对计划税收收入和财政缺口进行调整以后的美国负债总额 将高达约211万亿美元。这是惊人的数字。
美国需要在政治上解决它的债务问题,不然将走向违约。我认为对美国负债的估算显示,为了能够支持美国不断老年化的人 口,美国需要增加全部税收收入约64%。这是提高工资、资本增值、分红和所得税64%。另一个政策选项是,削减全部政府支出40%。然而,两个方案看起来 都是不可行的,混合的版本也不容易推行。20年以后,这些数字将会变得更为严峻。美国将需要增税75%,或削减支出46%。
关于Rogoff和Reinhart关于国家负债超过GDP90%所带后果研究成果的真实性,引起了广泛的争论。但历史的事实是无法争论的,过高的负债水 平已经导致了极端的影响。根据RR的研究,在国家超越90%负债红线后的平均23年里,这些国家倾向于步入全面的财政货币化,或违约,或恶性通胀。所以,美国政府今天的负债似乎与你和我都关系不大,但却会对下一代带来极端严重的影响。如果美国继续像今天一样借钱消费,未来15年将会变成一个严峻的问题。
如果机器可以把一切干好,包括高效地配置资本和资源,那么这能压制通胀,摆脱贫穷吗?我不知道。
我明白,美国需要QE1,因为美国经济那时面对潜在的崩溃风险。但更多的宽松政策将带来宽松自己的问题,只是这种问题只有在事后才会浮现。一切的宽松政策和持续的负实际利率,已经超越了接近美国经济核心问题的本身,并导致了再杠杆化。相对于通胀,我更为担忧资本错配问题。
今天的宽松货币政策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,美国政府无法得到任何的价格信号。在其它的任何社会里,在未来15-20年的某个时刻,市场将会给出价格信号,政治家将需要作出应对。但现在,政治家不存在任何这样行动的动力。这给没有投票权的美国年轻一代增添了麻烦。年长的一代不单有选举权,还有具有不可思议影响力的游说集团。1960年,福利支出占政府总支出的28%,今天已经上涨到67%。而婴儿潮一代现在已经开始迈向退休了。另一个争论是,现在有充足的理由加速向美国的移民,但现在的政策正向反方向推进。但就算有大量的移民,美国还是需要修复现在这个现收现付的退休金体制,不然可能带来相当严重的后果。

Hugo Scott-Gall:因为受到更多的政府干预和管制,影响了市场价格信号,你觉得现在投资变得更为困难了吗?
Stan Druckenmiller:对我而言,是变得更为困难了,因为我所拥有技能的重要性在消退。我 的部分优势是,我善于经济预测,但只能在自由市场有效,在市场比人聪明的时候。是我发迹的开始。我观察股票市场,观察股价是怎么随着经济活动的水平改变而 反应的,我可以理解价格信号的工作方式,并知道怎么预测它们。今年,所有这些价格信号都已经受到损害,我严重地质疑,现在我的竞争优势是否还存在。
10年前,如果股市的走势就像今天一样,那么我可以担保,经济增长将会加速。现在,经济增长只是可能会加速,但我更愿意这样说,现在市场受到了操控,人们购买这些资产,并不需要对经济增长信心的支持。这并不是过去预测任何东西的方式,这使得我重新考虑我能带来高额回报的能力。如果在大部分重要经济体中大部分重要的价格信号都受到了操控,而其它东西都是根据它们来定价的,那么我应该去解读什么样的价格变动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